合肥 企业 产品 资讯 推广
工业 农业 房产 汽车 家居 服饰 日用 IT 文教 生活 健康 服务 工商 商务 广告 工程
  • 32 冰点焦点 2008.9.2 星期二

    刚刚过去的暑假,他们以不同方式告别12年的寒窗苦读生活——

    图文:准大学生们的“度假日志”

    荆楚网消息 (楚天金报) 图为:培训充电

    图为:乐欢在做志愿者

    文图/本报记者叶明蓉 程翔 通讯员韩新利

    提要:9月初,各家高校又要迎来新的一批通过高考的大学生们。他们,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到最后通过高考这座“桥”,整整花了12年的时间。一旦高考后感觉考得不错,这些准大学生们有的四处玩乐;有的自我充电;有的勤工俭学。每年的6月9日到9月初,差不多3个月的时间,放松、开心成了这些准大学生们生活里的关键词。

    近日,记者走近这些准大学生们,了解他们各式各样的度假生活。

    好好补偿一下自己

    部分考生“暑假狂欢”

    晓昊(化名)生于汉阳,可以说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晓昊父亲很早就在汉口经商,因此在商界积累了一定的人脉关系和经济基础。但由于自己从小为生活奔波,晓昊父亲没有上过大学,因此,他把女儿的学业看得较重,除了看书学习,从不让她干任何事情。但受到父亲经商的影响,晓昊从小对学习并不是非常专心,只是迫于父母的压力,才每日埋头书本。

    这样一来,从小学到中学,再到高中,晓昊的学习成绩一直处于“不上不下”的状态。为了女儿的学习,晓昊父亲也想了很多办法,听说哪里有好的培优班,只要有时间,他都亲自开车送她去;后来,到高中时,他干脆为女儿请了家教一对一辅导。

    为刺激晓昊更努力学习,晓昊父亲许下承诺:只要晓昊考上本科,就请女儿双飞出去玩。接下来的4个多月里,晓昊憋着一股劲儿学习。6月7、8、9日,经过三天紧张的考试,晓昊放言:“这次飞定了,地方任我选。”估分过后,她更觉得被二本高校录取应该没有问题。

    估分第二天,在她的要求下,晓昊父亲就给她订了武汉飞云南西双版纳的双飞机票。清清爽爽玩了10天后,晓昊回汉,但高考分数还没有下来。想到“乖乖女”过去12年一成不变的学习生活,晓昊父亲再次应晓昊要求,安排她双飞海南。蔚蓝的海水、诱人的沙滩、悠闲的时间,晓昊又度过了惬意的一段时光。

    “晓昊,你快回来吧,你确实上了二本线,快回来填志愿啊。”正当晓昊还在享受海南的潮起潮退时,她接到了父亲的报喜电话。于是,她又乘机飞回了武汉,填报了湖南一所二本高校。

    呆在家的这段时间,晓昊又每天挂在网上,一边等待着自己被录取的消息,一边或网上冲浪,或QQ聊天。

    “离开学还有一段时间,我准备再飞香港游一趟,体验一下购物天堂的乐趣。”8月15日,记者采访时,晓昊还眉飞色舞地讲解着她的下一步“飞行之旅”。

    无独有偶。刘鸣(化名)和晓昊的家境虽不能同日而语,但高考后,她也进入了类似的“暑期狂欢”阶段。

    高考后的每天,她疯了一样地玩。她说,“高三,甚至是高中三年都过得太辛苦,什么都不敢做也不能做,只想着学习,现在考完想好好补偿自己。”和所有刚刚毕业的高中生一样,她和她的一帮同学把时间都贡献给了大街小巷、饭馆和KTV,“每天除了逛街、游玩就是吃饭、唱歌”。

    回到家后,又是另一种放松的开始。洗个澡、拿袋薯片,打开电脑,刘鸣要把以前想看而没法看的卡通、进口大片通通看完。最多的时候一晚上看4部,窗外的天色都开始泛亮了,她还毫无睡意。刚开始,爸爸妈妈还劝她早点儿睡,后来干脆由着她,因为他们知道女儿高中过得太“憋”了。

    忙碌打工为挣学费

    高材生7周挣2100元

    “我要工作了,请9点半以后打来好吗?”8月22日晚上7点,当记者电话联系乐欢时,他礼貌地告诉记者,家教马上要开始了,等下班之后再说。

    当天晚上9时40分左右,记者再次拨通乐欢的手机,此时他正在等最后一趟公汽回家。这是他这个暑期最后一次家教了,接下来的一周,他将在家复习英语,准备即将举行的大学入学英语考试。

    乐欢住在江汉区水塔街苗家码头社区,父母都已下岗,家里经济条件不好。中学阶段,他就是在“义务妈妈”的帮助下完成学业的。乐欢学习很好,今年高考以660分的成绩被上海交通大学录取。因为成绩突出,而且家庭经济困难,所以班主任老师也对他特别“照顾”。高考刚刚结束,老师就帮他介绍了一份家教工作。“我当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乐欢说,以前自己就是“两眼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但现在,自己高考完了,有时间了,可以自己挣钱了。他心里觉得非常放松。7月初,乐欢正式开始了他的家教工作。由于学生住在红旗渠路那边,每次来回路上大约要花2个小时的时间。每天晚上5时许,他坐一趟公交来到学生家里。吃过晚饭之后,做完两个小时的家教后,9时30分左右,他再坐公交回家。“以前只是把题目做出来,没想到要讲出来。”第一次当老师的乐欢说,讲课的压力还是比较大的。每次讲课之前,他都要做许多准备,尽量让自己的思路清晰,能让学生听懂。如果发现学生有听不懂的地方,他会放慢速度,再仔细讲给他听,想办法让他接受。“这对我的表达能力有很大的锻炼。”乐欢说,家教工作也让他收获不少。

    除帮助学生辅导各门功课之外,乐欢还要帮助学生做思想工作。“学生家长待我很好,我也把学生当朋友看待。”乐欢说,他很真诚地把自己的学习态度和人生观讲给学生听,真心和他交朋友。因此,他和学生一家建立了深厚的友情。学生家长要求乐欢上大学后,也要与他们长期保持联系,继续做孩子的师友。

    7周时间很快过去了,乐欢的暑期工作也画上了句号。这7周时间里,他一共挣了2100元。“整个过程非常开心,钱都交给妈妈了,留着上学用。”乐欢说,虽然最热的三伏天,他都要出去工作,但是他从来没想过要放弃。

    暑假期间,许多高考生都放松自己,一起出去玩,乐欢的同学也不例外。 “我不会因为玩而影响工作的。”乐欢说,有时候,他正在做家教的时候,同学的短信来了,邀他一起出去玩。他马上回短信说:“正在工作,没空。不好意思。”他的同学不但很理解他,而且很羡慕他能够自己挣钱。

    除了晚上做家教之外,乐欢也是江汉区友谊青少年空间一名志愿者。白天做志愿者,晚上做家教。除了周末之外,乐欢很少有空闲时间。“我不想浪费每一分钟,我只想每天都做有意义的事情。”乐欢说。

    英语学出了新感觉

    暑期充电受益匪浅

    今年高考,李超龙考得并不好,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英语成绩太差。“英语作为国际通用语言,越来越重要了,不学好不行啊。”这之前,老师和家长的话一直在他耳边环绕。他也一直努力想把英语学好,可是越想学好越学不好,学英语的兴趣也在一天天变淡。

    高考之后,一切尘埃落定,李超龙心里的巨大压力也一下子得到了释放:他没必要再为了高考去强迫自己学英语了。可7月底的一天,一位同学向李超龙发出邀请:反正我们在家没事,一起去学习英语吧。李超龙犹豫了很久,去还是不去呢?他本想好好放松一下,可老师和家长的话又让他有了紧迫感。

    最后,在同学的鼓励下,他决定和同学一起去学英语。他的父母知道后,也十分支持他,给了他680元的报名费。“当时,就是抱着一种放松的心态来的,看自己到底能不能学好英语。”李超龙告诉记者,这种心态让他有了意外收获。

    每天早上6时,李超龙准时起床,坐大约一个小时的车,去培训班学习英语。8点半,他就开始一天的英语课程;中午,他简单吃点面食之后,继续学习,一直到下午两点多下课。“与以前枯燥的英语课相比,我突然觉得英语课有趣了。”李超龙说,由于没有考试和升学的压力,他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感。“我们班有200多人,大多都是像我这样的高中应届毕业生。”李超龙说,大家心态很放松,学起来也很放松,课堂气氛十分活跃。在老师和同学的带领下,李超龙久违的学习兴趣也激发了。“这种充电的感觉和以前上课的感觉完全不同。”李超龙有点惋惜地说,“要是早点参加培训就好了,那高考成绩肯定不一样。”可是紧巴巴的高中作息时间,根本没有时间让他放松心情去学习英语。“除了周日半天时间回家拿点生活费之外,我们一天到晚都在学校学习。”

    专家建议:补偿心理应适时调整

    对于这些准大学生们的各式度假方式,正在读高中的学子们是否认同呢?记者在武汉各个社区进行了采访。刚上高一的女生黄妢表示,非常羡慕大哥哥大姐姐们可以自主支配时间:“因为要上高中了,爸爸妈妈没放假就给我借来高中的书本,一天到晚要我提前预习,以打好基础。我都烦死了。”而对于孩子们高考后这个暑假的各种放松方式,不少父母也都认为,他们高考前的12年太漫长、太苦了,因此大多持支持态度。

    记者就此采访了多位教育、心理方面的专家。武汉竹雨心理咨询室高级心理咨询师张青认为,“这些孩子对过去12年的学习生活有一种补偿心理,不同的放松方式其实是从多方面对自己的补偿和压力的释放。”

    她认为,现在这一批高考生,就物质生活方面应该是目前为止最好的一代,但同时,这一代也是各方面压力最大的一代,特别是教育方面。尽管他们在家里,是父母的宠儿,掌上明珠,但他们不可避免地承受着教育、升学的高强度压力。从小学开始,他们就主动或被动参与各方面的才艺学习、培优,每天在公汽上,大家都可以看到背着书包行色匆匆的家长和学生们。特别是升高中后,学子们可能都是每天6:30左右起床,一直要学习到半夜。但同时,他们又是叛逆的一代,崇尚个性化。“这么高强度的学习,一直要持续到高考完。之后,他们以各种方式释放多年来积聚的高压,以此来弥补自己过去10多年来各方面的缺憾,也自然而然地成了他们的首选。”

    从事高校教育近二十年的叶教授也表示,各种度假方式反映了学子们不同的补偿心理——自由放纵的学子们是在用一种消极的态度补偿过去十多年的紧张学习,致力于自我充电学习的学子是在补偿过去教育中社会实践的缺失,而打工的学子则多少是因为渴望独立。

    那这些不同的度假方式,会不会对年轻学子们身心、生活带来不好的影响?

    张青认为,这些不同的度假方式,如能控制得当,可以很好地释放长期积存的压力,但如果一味放纵,则对身心不利。学子们很快就要进入大学生活,大学是一个全新的生活环境,虽然没有高考的压力,但竞争压力同样不可轻视。如学子们放纵时间和精力,因此变得自由、散漫,那就得不偿失。此外,如果因为过度放纵,而对身体产生负面影响,也会因此难以适应大学的生活。叶教授建议准大学生们如果有条件的话,可以尽早地进行职业测评,从人格、职业能力和职业兴趣各个角度全方位地认识自己,在此基础上做好学业规划。

  • 准大学生们如何度假相关资源